当前位置:首页 > 家用电器 >
爆款小说《乡野小仙农》王远-姚玲儿免费阅读b'
2019-10-08 14:00:14   作者:甘肃信息港  

  龙儿书吧即可阅读全文

  《乡野小仙农》小说主人公:《》精彩试读

  第十六章 嫂子半夜来房间 

  王远揉了揉还睡眼惺松的眼睛,满脸疑惑地看着姚玲儿。

  见王远坐起来,要是仔细观察,就能看出来,姚玲儿的眼底略微有些挣扎。她慢慢地坐在王远的床沿上,手一直揉搓着睡衣,整个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些年,一直都是两人相依为命过来的,对于嫂子的一举一动,王远都十分了解,所以这会儿他几乎可以断定嫂子半夜过来肯定是有事要说。

  “嫂子,你咋了,是不是出啥事儿了?”这么一折腾,王远也差不多彻底清醒了,他坐正了身体,对姚玲儿正色道。

  姚玲儿抬眼看了看王远,眼底的纠结之色昭然若揭,她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却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嫂子,到底咋了……”王远本就是一个急性子,见到嫂子明明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却又这样犹豫纠结,他的心也是一阵焦急。

  听见王远这么说,姚玲儿垂了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的投射下,在眼底形成了一个三角阴影区。

  此时她的心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样。现在王远渐渐长大了,况且今晚还被他撞破了自己做那样羞脸的事情,那件事埋在自己心里这么多年了,若是告诉了他,那势必不会像现在这样尴尬了,今后两人的相处也会自然许多。

  可若是真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王远,也不晓得这小子心里会不会难受。

  “小远,其实有件事埋藏在我心里好多年了,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说到这里,姚玲儿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王远,见他眼底满是探究,就又继续接着刚刚的话说道:“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你哥四处托人给你落户的事情不?”

  没想到姚玲儿会突然提到他去世的哥,王远一时间眼底有些感伤,但他知道,嫂子也比自己轻松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就敛了神色,点点头,说道:“记得,为了给我落户,我哥他还找了不少关系哩!不过……嫂子,你咋突然提到这事儿了呢?”

  姚玲儿没有理会王远的提问,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睡衣,神情晦涩不明。

  “那时候,我也觉得奇怪得很,农村的孩子,出生就落户了,你咋还落不了户呢?不过,我也就在心里寻思寻思,一直没找着机会问你哥,直到……”

  “直到啥……哎呀,嫂子你就快点说吧,我都急死了。”见姚玲儿还是犹犹豫豫的样子,王远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拍大腿,再次催促道。

  平日里嫂子不说大大咧咧,可也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咋今晚这么吞吞吐吐呢?姚玲儿行为的反常,不禁让王远心中升腾起一些不好的预感。

  于是,他愈发着急,直愣愣地盯着姚玲儿,等着她接着说下去。

  见此,姚玲儿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重新抬眼看向了王远,继续开口说道:“直到你哥去世前,我才知道这其中缘故,你哥告诉我,其实你不是老王家的亲生孩子,你是咱爸在大马路上捡来的……他临走之前,还嘱咐我,不管咋样,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因为他早就把你当成了亲弟弟了……”

  姚玲儿说完,就见王远当场楞在了原地,神情呆愣,脸上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此时的王远哪里还能听进去其他话,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姚玲儿刚刚那句“其实你不是老王家的亲生孩子,你是咱爸在大马路上捡来的”。这句话就跟魔咒一样,击得王远完全无法思考其他。

  “小远,你….你没事吧?嫂子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打击一定很大,可眼看着你长大了,我觉着,这事儿你还是该知道。”姚玲儿见王远坐在那里迟迟不说话,心想坏了,怕不是自己说得太直接,刺激到他了。

  要不是自己有私心.……姚玲儿心里闪过一丝内疚,一直揉搓着睡衣的手也不禁抓得更紧了。

  初听姚玲儿这么说,王远的确很震惊,他没想到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家人,原来竟然不是自己的血脉亲人。

  可转念一想,不是亲生的又能咋的,至少老王家没有任何一个人亏待了他,这样的话,有没有血缘关系又有什么区别呢?

  王远回过神来,看着满脸内疚,眼底充满担忧的嫂子,便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摆了摆手,很是不在意地开口说道:“嫂子,我能有啥事儿,你别瞎担心了,在我心里,我就姓王,你也永远都是我嫂子!”

  一听王远这样说,姚玲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原先一直紧紧抓着睡衣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姚玲儿的小动作其实一直被王远看在眼里,他心里清楚,嫂子只有特别紧张的时候,才会下意识地就抓衣角,这个习惯,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改变。

  王远想伸手拍拍她的手,让她不要这么紧张,可伸到一半,却半路缩了回来,转而掩饰地挠了挠脑袋。

  “这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姚玲儿堪堪舒了一口气的同时,眼神却还有些闪躲,明显就是还有话想说。

  王远目光闪烁了一下,露出了然的神情,就跳下了床,走到桌子旁边倒了口水喝,喝完之后,才转身过来,看着姚玲儿,晃了晃手里的水杯:“嫂子,那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喏,就跟我渴了就要喝水一样,人之常情嘛。你啥也不用担心,我能理解的。”

  姚玲儿没想到自个儿的心思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王远看出来了,神色羞赧,生怕他是嘴上说着理解,心里却兀自宜昌有癫痫病医院吗认为自己是个坏女人。不知道为啥,她就是不想在王远留下这样的印象。

  “你哥走了之后,我就再没有跟男人做过那种事了,可我咋说也是个女人…….所以才会自己动手的……以往我都避着你许昌治疗癫痫病那好,可没想到今晚偏生被你瞅见了,我.……”

    第十七章 泼妇罗丹丹 

  越说,姚玲儿的脸就越红,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看得王远恨不得扑上去尝尝味道是不是甘甜。

  他放下水杯,本来是想重新坐回床上的,可看着姚玲儿就那样穿着睡衣坐在他的床上,因为没穿胸衣,她胸前的鼓囊几乎能透出来。而此时她的眼神虽然闪躲,却又透着几分娇羞,这样的娇羞,无形之中又给姚玲儿增添了几分娇媚。

  饶是傍晚刚和彭莲花大战几百回合的王远,面对这样的姚玲儿,也难以招架。

  想着想着,王远的脑海里就又浮现出了之前经过嫂子房门口的时候看见的香艳场景。他赶紧晃了晃脑袋,然后搬了个椅子,坐在了姚玲儿的面前。

  但是因为此时两人距离很近,姚玲儿发丝的香味儿就一阵一阵地传到了王远的鼻子里,让他身体的小腹愈发难受起来。

  那种鼓胀鼓胀的感觉,跟之前彭莲花勾引他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嫂子,要是你..…”

  “砰砰砰—-”

  就在姚玲儿虽红着一张脸,眼底却有些期待地看着王远,而王远也忍不住想要提出以后自己可以帮姚玲儿解决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就瞬间就被破坏了。

  姚玲儿收回之前的表情,为了掩饰尴尬,她故意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发。

  而王远则是立马蹙了眉头,他奶奶的,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煞风景!

  被坏了好事的他,恼羞成怒,看了看墙上的钟,发现已经十点了,就更加生气,骂骂咧咧地出去开门了。

  “谁啊,大晚上还来敲门!”王远走到门口,门外的人还是不知趣的砰砰砰敲门,他就十分不耐烦得一边开门一边冲着门外抱怨道。

  “王远?咋是你开门?你嫂子呢?”

  王远刚把门打开,门外的女人就迫不及待地快步走了进来,叉着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尖着声儿问道,模样十分霸道,丝毫没有半夜闯进别人家的不好意思。

  来人正是姚玲儿住在邻村的亲弟弟的媳妇儿,叫罗丹丹,三十岁不到,模样生得不赖,很是水灵,一张瓜子脸,眼睛大大的,几乎占了整张脸的郑州军海医院招聘三分之一,嘴巴却又生得极小,用樱桃小嘴来形容也不为过。

  与莲花嫂子和村里其他女人的类型都不一样,罗丹丹完全就属于清纯型美女。固然是这样,可罗丹丹胸前的鼓囊可不小。

  或许是走得急,进了屋子又破口大叫,罗丹丹叉着腰,喘气有些急促,胸前的鼓囊也就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看得王远是一愣一愣的。

  “姚玲儿呢?”见王远一直没回答,罗丹丹就急了,直接改叫了姚玲儿的全名。

  “她在......”

  “丹丹?这大晚上的,你咋来了?多不安全。”

  就在王远指了指里屋,刚要开口说话,就被走出来的姚玲儿给打断了。

  她神情有些惊讶,但还是顺手搬过来两条椅子,示意让罗丹丹坐下说。

  看见姚玲儿出来,罗丹丹就毫不客气得走过去坐下,伸出一只手,摊在了她的面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开口道:“大姑,本来我也不想这大晚上的来找你,可我男人还躺在家里呢,医药费却交不上了,这我也只是个妇道人家,搞不来这么多的钱,只能来找你要了。”

  罗丹丹的男人,也就是姚玲儿的亲弟弟,很小就辍了学,为了维持生活,也就只能在工地里干干活了,可没想到,去年干活的时候,他因为自信过头了,从高架上摔下来,其他地方倒没事,偏偏摔坏了卵蛋,这不禁让他成为了工地工人们茶余饭后的笑点,还让他在家里躺了半年,却还没完全好转起来,依旧干不了重活。

  这事儿王远之前听嫂子说过,当时嫂子是觉得他们家失去了主心骨,受伤的又是自己亲弟弟,就答应为他们承担一半的医药费,这才有了今晚罗丹丹跑到家里来要钱的事情。

  “大成他好点没?这段时间忙,我也没啥时间,没机会去看他。你们医药费少了多少?”想到自己弟弟,姚玲儿也是满脸担忧,说到没去看望他的时候,她显然有些愧疚,连语气也放慢了不少。

  “还是老样子,整天躺在床上,啥事也干不了,家里全靠着我一个人。你给我四干吧,我先交了医药费。”说道姚大成的时候,罗丹丹的脸上很明显地闪过了一丝厌恶,对这个卧病在床的丈夫,显然已经没了爱意,甚至连基本的关心都没了。

  “这……丹丹,不是我不愿意给你,只是今年西瓜降价了,收成也不太好,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一听罗丹丹是竟然张口就要这么多钱,姚玲儿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看着嫂子皱眉,王远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嫂子说得的确是实话,之前他虽然从批发商老板娘那里拿回来了一千,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嫂子解释这钱的来历,索性就自己先藏了起来,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再给她。

  所以,现在家里是肯定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了。

  “没有?大姑,你可别唬我,每年你这卖了西瓜,可都能挣不少钱,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亲弟弟躺在床上等死吗?”一听姚玲儿说拿不出这么多钱,罗丹丹立马就变了脸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原本还姑且装作客气的一张脸,现在贪婪之色袒露无余。

  姚玲儿看着比川剧变脸还快的罗丹丹,叹了一口气,也跟着站了起来,解释道:“丹丹,大成是我亲弟弟,我要是真的能拿出这么多钱,我咋的都不能藏着掖着的,可我真的拿不出来啊。”

  本来姚玲儿要是不说还好,可她这么一说,罗丹丹就将目光转向了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王远身上,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指着他,冷笑着对姚玲儿说道:“大姑,你说大成是你的亲弟弟,可现在,事实上你却是替别人照顾弟弟,你的亲弟弟的死活,你却理都不理!”

  “做亲姐姐的,哪有你这样的,大姑,你要是这么做,大不了把大家都闹腾起来,让全村人来评评理!”这话一出,罗丹丹的声音立时就提高了起来,那模样,倒真像是要把所有人都吵得过来了一样…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